我在写什么……

悠长,空灵,绝响。

茶花与胸腔共振,在空气里像墨色于水波,点染,又碎开,扩散到鼻翼耳畔。

词缀在旋律里碎开,嗓音像笛子一样在轻灵地发出滚珠落玉的脆响。

茶色的眼湮没在缥缈迷蒙的痴想间,微微垂下,散向手边擎住的一捧弦音,典雅的长弦,在修长白皙的指腹间吻下道道血痕。

 

曲终骤静,树叶也屏住凝息不敢发出半分沙响,只有树下恣意的掌声,剪碎了茶色眼眸里面星星点点的虚无。

 

“曲子散了,但游戏还在继续呢。”

 

筝前的少年愣了一下,苍白的皮肤透出了淡淡的青色血管,那下面包裹的心脏,在鲜红的墨染里慌乱地跳动。唱曲的人倦怠地瞥了一眼鼓掌男子,一只手轻轻搭了搭少年微微战栗的肩膀。

 

还记得当时的画眉鸣得欢愉,清凉的溪流恣意地划过脚踝,湿了忘记卷起的裤脚。

 

他静静地望着,茶色的眼睛里映出自己破碎的倒影,看到了湛蓝的天像被红墨水点染,绛红色以太阳为乌黑的中心,像掉在水里的绸料,细腻地层层晕开。

 

少年不健康的苍白脸颊上浮起一抹淡淡粉色,他好喜欢这个与云朵搅浑了的红色,爱极了那个被染黑的阳光。


评论
热度(3)

© 食九十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