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2

ˊ_>ˋ寒假离去了
说起来上一章提到随便乱扯的什么《神谕》我去百度了一下结果真有重名儿的小说于是大家就不要在意啦呵呵呵…



鹿角抬起琉金色的眸子,恳切地看向他
“我们在这个地方的存在,离不开这部手机的主人。”

陆蛟挑了挑眉,算了陆爷爷我心情好,暂且不怪你喷我版权。
“那我权且答应了。”
陆蛟在脑中迅速地组织语言,看到对面那个通体奶白的孩子金色的眼睛里闪过喜色。那副不太配得上身体年龄的尔雅神情激得某个基佬再次失神地默默捂上了自己的鼻子。

“对了,你几岁啊。”
陆蛟为了与自己脑中漫溢的龌龊思想同庆,他扫视了一圈精致得像瓷娃娃似的小孩,咽了口唾沫,直勾勾地看向窗外。

“不清楚,也许是上千吧。”小孩一脸随意地回道。心里在思索契约的问题。

卧槽是个鹿精。陆蛟对俩人之间的年龄差感到深深捉急,并且对小孩生了千年都还是毛没长齐的屁孩模样甚是苦恼。
这…是还没等把这孩子养好了自个儿享用,自己就衰老至死啊。还有…等等,这上演的哪一出?'我家的鹿仙大人'吗!?(・_・;?

“那什么,契约怎么弄。”陆蛟很应景地换了个话题,顺便把爪机屏幕拂了拂,收到了口袋里。

很确切地,陆蛟在它眼中看到了一闪即逝的茫然。陆蛟随之蹙了蹙眉,很直接地撂了话:“小屁孩不会就别乱整。”

鹿角奶白似陶瓷的脸颊上飞起一抹红晕,“倒不是不会……”

“那就别磨叽啊。”陆蛟忽然有点弄不明白为什么双方一定要签契约,但强盛的好奇心很快淹没了这个问题。

“学我。”鹿角似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心,从陆蛟书桌上摆的笔筒里卷过一个圆规,动作还算优雅地在左手掌心划出由左上到右下的一道斜斜的血口,脸上没有浮现哪怕一分痛苦。接着就很自然地把沾了艳丽红色的金属圆规扔向了陆蛟。

陆蛟嘴角抽了抽,对于这种很明显有自残意味的举动表示鄙夷,然后便蹙着眉头慢吞吞地把圆规一点点凑近可见血管的嫩白肌肤,紧紧咬着后槽牙,最后在离了几厘米的地方生生停下。

“你来。”…帮我一下。
陆蛟慢腾腾的从紧咬的牙关里泄出这两个字,脸上升起淡淡的红。

鹿角盯着他一脸隐忍的窘迫模样,不知道着了什么道,心里莫名滋生出甘甜的愉悦。鹿角极尽温柔地接过凑过来的圆规,再极尽温柔地唇角上扬,送给陆蛟一个在陆蛟眼中变成孩子的纯真的笑。再趁陆蛟失神,在掌心猛地划出一道狭长的血口。

“啊———”陆蛟爆发出响彻云霄的嚎叫,鹿角倒是一脸淡定,用自己方才有一道还在滴血的血口的左手与陆蛟被划出血口的右手十指交握,两人的血奇妙地微微融合,血珠顺着陆蛟白皙的手臂滑落,没入单薄的黑衬衫,艳丽的红色在黑白的落差之间显得越发引人注目。

鹿角着迷地盯着那滴血看了一会,等陆蛟终于淡定之后,两人的掌心不再滴血,一个奶白一个苍白的手背上缓缓地一笔一划地烙上一模一样的精致图纹,掌心微微发痒,两人的血口处像黏胶似的相互融合,好像变成了连体婴儿,血肉全然长到了一起去。
又过了一会儿,两只手掌又安然无恙的分开了。与此同时,手背的血色笔迹已经一幅半成的画作,勾勒出了一个圆形魔法阵一样的形状,里面是一个尚有残缺的,左右对称的鹿头轮廓,精丽的大角像古木延伸出来的巨枝,沉重盘错地立在鹿脑袋上方。

陆蛟很自然地脱开对方的手,细细打量自己手背上的图纹,后又转念一想,觉着面前的契约方式很眼熟,但想不起来在哪里整过。

就好像关于这一部分的记忆被有意剔除了一样。

不过我们的陆爷爷好歹受过不加幼儿园的十四年正规教育,懂历史懂文化懂点科技小皮毛,怎么说都不会迷信,虽然眼前的一切都很迷信…

于是陆蛟很快调整好状态,动了动嘴皮子刚想问为什么这个图案没画完,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伴随着重重的,明显是用脚猛踹的声音…

用陆爷的屁股想想都知道是谁,他习以为常地翻翻白眼,对面前的不明生物淡定地扔下一个字
“等。”

接着也没等鹿角动动嘴想说什么,陆蛟就狂奔出去,传来一个响亮的吱嘎开门声。

接着一个冰冷的黑色坚硬物体就抵在了陆蛟额头上,黑酸酸的金属传来幽幽的枪火味道。

“这…什么鬼?!”陆蛟在门把手上的手也来不及拿开,整个人就僵在原地,惊悚地等待命运发落。

“蛟?”温暖熟悉的女声从枪后传来,抵在额上的物体也随之挪了下来,“不好意思。”

来者调皮地眨了眨碧蓝的眼睛,把刚刚指着自己远房亲戚的女式手枪收在腰间。

“…姐。”陆蛟对于保住了小命这件事提不起什么轻松愉悦,后退了一步让眼前的红发军装女郎跨进来
,“发生什么了?”这回陆蛟用了标准的美式英语。

这个身着深蓝色军装的女郎正是乔卡娜,陆蛟目前所知的唯一亲人,远房亲戚。她自小就抗打击能力极强,护着这个黑眼睛黄皮肤的弟弟也是在这个繁乱的社会里硬生生拼出一条血路。对自己的弟弟也是各种宠溺,两人的故事特别适合狗血的乡村肥皂剧,附带暴力倾向的那种。

“我在办公室的时候手机里冒出来一头站起来足足四米的熊,”她直接穿着皮质军靴哒哒地迈上干净的大理石面,把玄关一旁一块看似很普通的墙壁往里一推,那一小块旁边就有一大面墙壁应声缓缓地翻了一个面,巨石摩擦地板的轰隆作响,直到灰色的水泥面袒露在他们面前,大小不一的枪支匕首被稳当地挂在那里,“我觉得那一定是史前最高的熊类畜生。”

陆蛟打量了她一圈,就腰侧化开了一大抹血痕,好像深知陆蛟的顾虑,她继续道:“那个畜生的血弄脏了老娘的军装——”

“你直接把它弄死了?!”
陆蛟眼里闪过惊诧,尾音都尖锐了不少。

“不一刀砍了它,老娘还等着被拆吃入腹?得了吧,我是看它一跑出来就一副凶神恶煞的吃肉模样老娘才给它了个了断。”

“站起来足足四米的熊,那无疑是史前灭绝物种,巨型短面熊啊姐姐喂!”

她闻言很自然地耸耸肩,边从那边扔了一个小巧的匕首直飞向几乎跳到沙发上的弟弟的面庞,不出意外地被陆蛟稳稳接住,顺便她还丢给了陆蛟一个眼刀。

意思就是“你姐重要还是一头畜生重要啊白眼狼”

“拿好匕首,现在外面乱成一团,各种奇形怪状的你口中的史前动物在四处为了肉正撒丫子狂奔,”她又拿几个装置安在腿侧,全身都装满了暗器,接着又带着强硬说了一句“老娘还不是怕你被什么猛犸象踩死了什么的才拿把枪奔回来的么。”

陆蛟哀怨地把匕首的刀鞘接过来别在腰间,顺带把匕首插了进去。

忽然他姐就停下了手中动作,枪上膛的声音迅速响起,她猛地转身,警惕地把枪口对准了房间门口,干脆道:“谁!”

鹿角把一只角和一只眼睛从门内探出来,既然被发现,他便直接迎着枪支走出了房间,整个人穿着一件偏大的白衬衫加一条拖在地上的牛仔裤袒露在一男一女面前。

“那啥。”僵持了一分钟后,陆蛟清了清嗓子道:“鹿是草食性的。”

乔卡娜眯起眼,缓缓放下了枪。

“好可爱!老弟你能不私藏宠物嘛?!”

陆蛟嘴角抽搐地看着乔卡娜瞬间化作母爱泛滥的大姐姐一个狼扑,越过沙发扑向白发金眸的孩子…少年?

怎么觉得这个不明生物变大了?从六岁的小屁孩变成了十三岁的骚年这种视觉冲击谁能理解啊喂。

陆蛟指着那个头发被彻底揉乱的鹿精道:“绝对没私藏,这是我手机里蹦出来的。”

“什么?为什么老娘手机蹦出来的是狗熊啊呸!”

“…巨型短面熊。”

“不懂你那些百科全书里偷来的东西,自己留着玩儿吧。”


评论
热度(2)

© -呼吸д尸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