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1

手机码字的没法儿艾特啊伤心,小伙伴记得来看(=゚ω゚)ノ


正文
模糊的画面像信号不稳的电视机投射出来的映像,在这个四翼的基路伯内心深处撕裂、膨胀、爆裂。翻涌的精神力在身体里肆虐,火燎火烧般深深的苦痛浸得每一寸皮肤都在燃烧叫嚣。

身上不参杂一丝黑色素的男人平静地望着面前表情扭曲的智天使,长长的银白色发丝如星光般由发际流泻下来。

“吾乃汝主。”清冷的声音回荡在无暇的白璧间,里面含着不容抗拒的权威。

在地上因承受了莫大痛苦,而在余韵里微微抽搐的智天使像是被某种奇异的力量所迫,蓝澈的眸子被迫对上了那双银白的眼睛,里面回转着寒彻心骨的冰冷,没有情感,没有涟漪,释放着一种让对方忍不住臣服的蛊惑。

扭曲的双翅微微一颤,基路伯脱力地摆好跪伏的姿态,如同着魔一般深深地、虔诚地伏下身躯,翅膀小心翼翼地合拢。

“臣服于吾,从属于吾。”男人的声音很柔和,却很清冷,也很沉重。长长的白色睫毛悠然垂下,掩去了其中的情感。

如若不从……那就死,如何?

***** *****
陆蛟望着黑屏的手机瞳孔猛地收缩。

陆爷我可是拼了老命才玩了三天的Temple Run,除了吃喝拉撒睡,他是坚持不懈地在打持久战啊。结果……爪机就这么不给力地在前几秒的时光里黑屏了。

他抓狂地高高举起了爪机就要往地上砸,但最终还是肉痛地看看地面,把爪机收了回来。莫不是,莫不是这段日子缺毛爷爷…

这时手机屏幕上慢慢地浮现出“安辨雄雌”的字样,底下还有很贴心的B、G两个字母按键。但陆蛟正带着眼睛底下那淡淡青色,疲倦又愤慨地盯着贴满了西幻小说海报的天花板儿。

手机没有为陆蛟的无视所困扰,下面是明晃晃的倒计时,到了“零”的时候,机械化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系统自定。”

陆蛟还没来得及阻止,房间里所有的光亮就像是被吞食一样,以一种螺旋状吸入手机屏幕。紧接着手机屏幕闪出刺眼的蓝光,陆蛟下意识地紧紧捂住眼睛。一个孩童的形状在屏幕正上方一丝一缕地构建,最后支起骨架,一层层的血肉由内脏开始编织、丰盈。

强光渐渐淡去,陆蛟颤巍巍地把遮在眼睛跟前的手放下,一个身形稚嫩的孩童睁着忽闪忽闪的眼好奇地看着他。

陆蛟呆愣地看着他,眼睛闭上睁开反复了好几次。最后又狠狠地掐了掐自己的胳膊。不是做梦啊呵呵呵。

那这个是什么、空降外星人吗?

小孩指了指在地上横尸的爪机,屏幕已经恢复了正常,定格在了Temple Run里头主角从断崖摔下去的那一刻。

陆蛟顿时怒气高涨,三天啊、三天。感受到这个狭小空间里突然升起的戾气,小孩随之缩了缩身子,比人耳要修长、低垂的白色短毛的耳朵轻轻颤了颤。

陆蛟悲愤地点了锁屏键,盘腿坐到床上,转而审视面前这个通体奶白色,长了一对小巧剔透的鹿角的不明生物。

最后,在与小孩大眼瞪小眼的僵持局面下,陆蛟很果决地把魔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向了爪机,调到了拨号键盘,按老师教导的那样很乖巧地点了110三个数,打算让警察蜀黍出来叫个动物管理员儿什么的把这生物收了。

“我们没有恶意。”

在陆蛟的脑海深处出现了这个声音,他望着小孩琉金色的眼眸,在知道对方会地球语言之后陆蛟深深舒了一口气。

“我们只是通过你们称为智能手机的东西为媒介来到这里。”

所以你就把我三天的Temple Run给砸了,好歹也要留点情面呐。陆蛟抱臂直视对面的生物,他从对方眼睛里读出了半分警惕半分渴望被接纳的感情。

于是陆蛟心软了。也就一游戏嘛呵呵呵。

至于要怎么偿还呢,陆蛟在心底淫邪地笑了。要知道他不仅仅是美名远扬的头号脑洞无敌大的西幻作家、杠杠的文科学霸,还是一个男人见了就爆胎的……基佬。而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头白发,眸子琉金,唇红齿白,目若辰星,长相姣好的雄性美人胚子啊,等养肥了说不定就……

陆蛟顺着自己淡色的唇慢腾腾地舔了一圈,捂住即将失守的鼻子,春心荡漾。

小孩盯着对面深不见底的黑色眸子,总感觉一股叫人不寒而栗的气息顺着脊背窜上来了,松软垂下的双耳警惕地立起来、僵着。

陆蛟眼底飞过一抹狡黠,尝试着在心里组织语言。
“你们?除了你还有很多吗?”

小孩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补了一句:“我们是以所有智能手机为媒介、所有。”

陆蛟略有点失望,原本以为自己是什么很特别的高大上的小说主角,某一天逼格很高地收复了一只智能手机牌神兽,然后再出来一个什么混世魔王说要跟你掐架,自己当然被救了,接着醒来之后在异世界大陆被赋予什么拯救世界的任务,驰骋飞扬泡小弟啊啥的………果然是西幻写多了。

但转念一想,他又暗暗心惊,现在手持智能手机的小学生一坨一坨的,他简直看到了满天飞扬的红领巾与不忍直视的天朝未来啊喂。

“那么、你们来地球的目的是?”

别跟爷爷我冒出一句征服世界,老人家我重度心脏病患者,外加轻度忧郁症,吓着了闹人命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还有,要寻什么地球高端宝石宝藏找挖掘机的话,强烈推荐中国山东的蓝翔。

对方没有说话,淡色的睫毛很浓密,垂下来时在白嫩的脸颊上落下数道阴影。摆明了拒绝回答的态度,糯糯的声音在陆蛟脑海里再次响起

“我、叫鹿角,我们达到目的就离开”

“…”

转换话题的速度比你爷爷我翻脸的速度还快的生物其实真的很稀少了…陆蛟无奈地接受了赖皮的话题转换法。就当我们趴到玄幻小说里了,最好还是西幻。陆蛟再次沉默地捂了捂鼻子。

“好吧,鹿角,作为你们利用我们的交换,我们人类有啥好处啊?”

我们可以达成你们的一项心愿哟。陆蛟默默吐槽心中设想的回答。

小孩晃了晃头顶剔透的犄角,陷入了沉思。

“我们可以订契约吧,你帮我达成一件事,我亦可以帮你达成一件事,接着就分道扬镳。”

陆蛟真真地虎躯一震,这不是爷爷我在最近一部西幻《神谕》里面写的某主角组之一说的相似度高达百分百的台词吗?!

当时是主角组里跟男一是好兄弟的漂亮男三初次遇到男一,然后就哗啦啦泪如雨下,惨兮惨兮地带着哭腔跟男一哭诉说什么天族有一混蛋把他老母捏死了。男一就怜悯之心泛滥打算收留了男三,谁知男一旁边总要有个睿智的老者善意提醒说什么要警惕啊啥的。接着男三就用了契约这招让男一一行人也不好意思不帮他。

这里用的台词就是这句啊。外星人你不要跑过来喷我版权,快还我清白!




















评论(5)
热度(3)

© 食九十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