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绅演义【2

介于true love @不吃秋葵 如此勤奋,窝也来半吊子地更一更 ——————






  正文儿↓

“一个帕特里克拉丁?是么,很贵气的家族。”

女人优雅地抿了一口甘醇的红酒,薄薄的高脚杯沿轻轻触碰鲜红的唇瓣。

她动作慵懒地捋捋黑色的大波浪卷,暗红的眸子反射的光泽与杯中的液体如出一辙。


“很显然,我和那个破姓氏格格不入,罗纳德小姐——”

身材显得略为娇小的红发女孩儿淡然地看着半阖着眼的女郎,蓝澈的眸子底部回转着幽绿的微光“

塔杰,叫我塔杰。”


黑色波浪卷自然地留了几缕挂在胸前,与胸前的一块白皙裸露的肌肤形成了强烈反差。

她微微颔首,静静地看向面前的蓝眼睛女孩儿。

对方正漫不经心地摆弄桌上的果汁,顺滑的红色短发服帖地垂在脸颊两边,晶亮的黑色皮鞋正套在乌黑的长筒袜外面儿一晃一晃,格外清纯青春———

随即目光又散漫地飘向女孩身旁的巨物,那是一台货真价实的改良加农炮,精致硬冷的枪管很不客气地散发出一股浓浓的嗜血味儿。


不愧是政府,随随便便就拎了一只寻他千百度的暴力罗莉,

货真价实战斗力一个顶俩的暴力,穿着长筒袜小皮鞋锃亮锃亮的萝莉。


暗红的眸子流露出满意的神采,高脚杯被举着玩似的旋转着停稳在含杂质的碳酸钙堆砌的华丽桌面上,她慢腾腾地弯弯唇角

”很好,塔杰,那么那群油腻腻的书呆子叫你过来的时候一定跟你灌输了不少新知识,“她俏皮地扩大了微笑的弧度”身在内陆的贵族们从来没被灌输过的,该有的常识。“


蓝眼睛女孩没有在意她话语里的讥讽,耸了耸肩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从臭氧层破裂之初,到现在为止各种资源尤其是陆地极度匮乏,人类一度挑起毁灭性的战争,即为了争夺利益和土地……         

那是太悠远的故事,总之,陆地以腾不出多少空间,没有高贵血统或者良好基因的都将婴儿转向水育,          

以致现在出现了各类进化不一的泥…………人种,准确的说是程度不一地退化为鱼类——“

她不自觉地看向女孩身旁乌黑的加农炮枪筒,压低声音道”那么当务之急就是制住那些个别暴乱的泥鳅……不,人种。“


女孩给她了一个了然的眼神,嘟囔着说”反正政府把咱分一块儿了那就怎么凉快怎么玩儿“但随即好像又恍然悟到了什么,瞳孔兴奋地微缩,白皙的脸颊飞过一抹不难忽视的红晕

”也就是说,无休止地狂轰滥炸————?“


红色的眼眸底部积淀着几分笑意,她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大概就是这样……“等等好像要小心着点手下留情来着?


介于不想扫了女孩十万分的好兴致,黑色波浪卷默默地再一次拿过被斟到适度酒量的高脚杯,凝神望着醇厚酒面上自己的倒影,暗暗感叹现在的萝莉越来越性格鲜明放荡不羁了。


风绅脸上老练地挂着欠揍的谄媚笑容,直到被撞胳膊肘的男人扔过来一记无情的眼锋,笑容都僵的碎了一地。


银色的脑袋微微偏过去,只留给他一个不尴不尬的英俊侧脸,麦色的耳廓上一排耳钉熠熠生辉。


一旁的金发碧眼瞥了一下两个人,淡淡道:”儿女情长的都给我消停会,发什么小情侣脾气,都是扛着AK47上过战场的多大岁数的大爷了,“

边说还用中指抬抬挺秀鼻梁上那副金贵的眼镜儿”还有,床上那个,好洗洗漱拍拍屁股上的灰起来了—— ——“


风绅深表服从命令,正义凛然地对他拱手作揖,顺便还做了一个摆正红领巾的标准姿势,再把注意力投向银发的那只。



风绅可以用三两银子发誓他就在刚刚真真切切地看到某个阴影很应景得没有投下来挡住的地方,那只小麦色肌肤鼻峦如峰的人眼眶红了。


”诶?  你、哭、了、也。“用的是毋庸置疑的陈述句。

说完这话就后悔了。

风绅即刻感受到了冰冷的杀气,好像哪里不对,我做错了啥。





评论(2)
热度(2)

© -呼吸д尸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