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Hiccup【3

俺要开始打空格空格空格空格(
顺便对小jack的锄力东山再起,决定好好码文儿(((((o(*゚▽゚*)o)))还有还有还有看着驯龙2每分每秒都自动带入了Jack的这边举手…………

这篇儿Jack就会露面了(大概、
so请慢慢儿食用...正文开始 ⬇️

⬇️

⬇️








“Toothless,走吧。”

Hiccup特地备好了一条毛毯以免出现刚刚“溜”龙的时候瑟瑟发抖的状况。

Gobber一脸怪异地打量着整装待发的一人一龙,摇摇头笑着宠溺地问道:“龙都被你驯服了还想搞些什么名堂?瞧瞧你的腿,它都因为你的顽皮变成钢铁啦!”

Hiccup习以为常地耸耸肩,边兴致勃勃地往外走边搭道:“哎你真是一点没变。该咋损咋损,对了,我出去遛遛。”

要是父亲知道他为这种不着边际的事情浪费时间去勘察,表情一定和看到他当时在竞技场要抚摸龙时一只夜煞飞了进来一样复杂。

“喂喂喂,Hiccup等下就有龙赛诶你又不去!!?”Gobber一脸沧桑地对着无视他冲准备上天空的青年喊了一句,一边还要手忙脚乱地给一条葛伦科安牙齿。

Hiccup照样习以为常地耸耸肩拿起之前画了一半的地图看到先前出来闲逛的冰雪境地。

也罢。他就是爱幻想,就是不愿放弃相信一些别人根本不在意的东西。
Hiccup安置好头盔,穿着便装就上了Toothless的脊背。

这回夜煞来了兴致,全程就跟乖巧的男孩一样百依百顺,它和着Hiccup的心意将其带到了之前在的岩穴。

Hiccup感受着迎面扑来的凌厉寒风越来越冰,拢拢衣甲睁大眼睛小心翼翼地下了Toothless的脊背,借着弹簧剑上的火刀照亮了幽谧的洞穴。

一路上都是冰寒的冰锥横在左右,时不时几滴冰化作的水沿着冰路滴到他的头上,他下还是意识一路走进去,最后看到星点光源。

Toothless像是嗅到了什么味道,耸动鼻翼兴奋异常地向前冲去,Hiccup好奇地跟着向前走,那正好是光源的方向。

光源越来越近,最后他终于可以把头从那里探出。

Hiccup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惊,那是在发现了恶龙老穴后感受到炽热岩浆也无法比拟的震撼,更是被打倒恶龙那种无法比拟的喜悦冲击。

瞳孔在精丽璀璨的光芒交织下微微收缩,从幽黑的环境里骤然转换到宏大似殿堂的华美境地,那种视觉上的冲击,简直是一位知名设计师的有意安排。

这里有身形华美的冰龙,活灵活现地时停时飞,像是富有生命,扭头轻啄自己的肩头。还有反射着五彩光泽的冰晶灌木、上面缀着可爱的冰晶。有恐怖龙、葛伦科、双头龙、神秘龙。还有身形轻盈的冰鹿,姿态真璞惹人喜爱的幼龙。它们都由璀璨的冰晶化成。最为雍容的是环绕四周的像五色水晶的墙面,被刻上适量的浮雕,每一个角度都是截然不同的颜色。

这是活着的冰世界,幽谧却华丽,精致又壮观,冰晶的一面又一面,像教堂的玫瑰窗,反射着各种各样的色彩。

Hiccup收起火刀,脚步缓慢地跟着Toothless。Toothless早已按耐不住,拖着拽着Hiccup往一个冰铸成的高台走去。

Hiccup只好暗暗吞了吞唾沫,收回目光,跟着Toothless上了那个高台。

又是一惊,震惊。

站在不远处的有一个穿着蓝帽衫的少年,他看到了Hiccup,扶着一根细长的木棍从蹲坐的地方缓缓站起来,木棍上浮着雪花藤蔓的花纹,帽衫上也是冰雪白絮缀在其中。

震惊的不是面前站着一个人,震惊的是面前站的人和先前图鉴上的背影,那种孤寞的气质和匀称的身形完全符合。

Hiccup呆在原地看着沐在雪里,却肤白胜雪,眸蓝似水的温润少年。小心翼翼地走近了一步。

少年身形微微一颤,轻轻抿了一下颜色很淡的唇,银白色的发丝就这么轻轻地搭在额上,水蓝色的眼眸里好像有光在小心地闪,他就像在怕会碰碎什么,小心异常地试探着问:

“你…看得见我吗?”

Hiccup看到Toothless开心地跑去蹭蹭那个少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歉意,但又惊得不敢出声说话,生怕打碎了哪怕是梦境的现在,于是只得小心地点点头。

少年好像很开心,温缓地微微淡笑,周遭一小块的冰雪都渐渐消融,露出了底下被精心保护过冬的嫩草,泛着淡淡水汽。



评论
热度(22)

© -呼吸д尸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