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你好脑洞再见【3

叶洛无比困顿地醒过来。

茶色的眸子带着惺忪艰难地睁开,一瞬就被警觉的色彩染得深邃,看着周围的一片阴暗,他狐疑地动了动身子。

嘶…………背上撕裂一样的疼痛猛地贯穿思维,传来一阵浓浓的血腥味,他试着微微侧了侧身子,轻轻地触碰了一下背部,那里是粘腻的血液,手指顺着伤口延伸出去,是柔软的羽毛触感。

喜悦在心里一阵翻涌,他迫不及待地想办法去像动手指一样扇翅膀,结果换来的是背上一阵猛烈的刺痛。叶洛只好作罢,疼得紧紧咬住牙关。

“醒得太早了。”阴癖的角落里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他的痛觉也没有剔除,接下来会很痛苦。”

“那你怎么看,打晕还是灌药?”

叶洛突然感到嘴角在抽搐、、这种有病的对话究竟是……?

“问他自己吧。”

叶洛没等人来问就苍白地举起手、忍着痛孱弱道:“灌…药。”

一只手把小杯子递到他可以触及的地方,他只能艰难地把杯子抓过来,略一犹豫,还是喝了下去。

再度昏过去前好像听到了一句惊诧的“现在这么识相还真少见。”

一片黑。


“好好好好了,现在翅膀全出来了没啊。”
“应该有才对啊。”

叶洛感受到强烈的拉扯,敢情翅膀是用这种凶残的方法“长”出来的,他龇牙咧嘴赶忙道:“停停停,有翅膀没看到嘛?!”

“又醒,可是翅膀什么的总能明显看到吧。”说话的人下意识去细看,想把手放到链条缚住的地方又停了下来,只凑过去眯起眼细看,看到了微微透明的米色羽毛,纹理细腻,精致无比。

“这……竟然是一个恶魔的翅膀。”手指着了魔地轻轻拂碰,引得翅膀的主人微微一颤。

叶洛没想过羽毛是那么敏感的地方,下意识地微微一缩“快点把锁链打开啊!”

“可以放开他了。”说话的是之前听到过的冰冷声音。

叶洛听见锁链打开的声音,又感受到额间的伤口和背后的伤口传来酥麻的感觉,就像是……在愈合。

他下意识去触摸,只剩一点血迹附在完好的皮肉表面,再试着去扇翅膀,虽然经过很大努力,翅膀才移动分毫,但随之而来的狂喜却席卷身心。

“谢谢啊。”虽然貌似轻易了点,不过接下来可以飞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他慢腾腾地坐起来,正思量着是不是以后衣服背面要挖两个洞,接着他就感到脚踝被一个冰冷的东西紧紧束缚。

“为什么……?”叶洛看到自己左边赤裸的脚踝上包裹着一个银色的浮环,上面雕了精细的纹理,像印度银饰,但又微微透明,外面延伸出一条若隐若现的细链。

“什么为什么?”旁边收拾血迹的男人一直用经典的美式英语友好地说话。

“这个。”叶洛指指脚踝上的浮环“为什么要铐。”

“判官认为你有资格啊,所以不能莫名奇妙没掉你这个人。”

“什么资格。”

“为建造这个世界用脑子,大概。”

“是吗,这样的话就不能乱跑?”叶洛感到喉咙有些干涩,轻轻问。

“是的吧,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总之拥有的权益颇丰厚,但好像不能乱跑。”

叶洛失神地看着散逸流光的银环,细细的链子距他越远就越透明,也不知道系在哪里。

他忽然觉得有点好笑,人活着有天天扑向高权和金钱的就算了,死了之后还有这么多繁重的细枝末节。

旁边的男人看到他凝神看着银环的模样,看起来又面无表情,猜度不透。再看着那对从近处才能看清的米色翅膀,忽然觉得很是漂亮,便随意问道:“你在世时有爱人吗?”

叶洛还沉浸在失望里,听到这么个有点唐突的问题,下意识回头看看一直跟他说话的是谁。

评论
热度(2)

© 食九十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