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 Hiccup【2

为什么会这样?
Hiccup从来都没有质疑过精灵神怪的存在,反之,他对此感到颇为兴奋,一只冰晶化作的鹿,打消了他一身的怨气和疲倦。他安慰性地拍拍Toothless,对它莞尔道:“打起精神来,我想我们碰上了一些有趣的事儿。”
Toothless的眼睛因为心情的转变沉淀出暗沉的琥珀色,像蜜蜡一样闪着剔透的光,微微通明。它对主人一瞬的态度转变感到雀跃激动,急得用尾翼把Hiccup往脊背上一扔,让他跌在了座位上。
Hiccup一脸蛋*疼地用双手捂住脸,默默地抓起缰绳,在惊叫声还没来得及发出的状况下咻地飞离冰面。
“淡定淡定淡定淡定啊啊啊Toothless!!!!”
冷洌的风强劲地刮来,Hiccup的脸被吹得几乎皮和骨架一分为二,弄得他在坐騎上全程紧闭着眼,几秒后,他浑浑僵僵魂不守舍地踩在了博克岛家门口的地面上。
“天啊,Toothless你…………啊!”他被尾翼勾住然后直接甩进了房间地板上,精灵图鉴又被Toothless兴致勃勃地叼到了面前。
他无奈地坐直了身子,拿过图鉴,Toothless这才乖顺地用乌黑的身子轻轻环住他,眼睛瞪得很大,双耳尖尖立起,神色专注地盯着Hiccup翻动图鉴的细弱手指。
“牙仙、兔子、雪人、夜魔…………都不对,咦?”他眯起眼微微低头,打量着图鉴上随意地把长杖搭在肩上的黑色背影,他似乎正专注于眼前近在咫尺的月球“控制冰雪,冬日的使者,调皮的精灵?但是,名字呢?”
Toothless不解地望望图鉴,又看看Hiccup,打了个响鼻,学着他的样子眯着眼睛细细看那模糊的图片。里面的人看起来很年轻,修长却孤寂的背影让人期待他被月光沐浴的那面转过来的样子,斜斜地望着月球的眼角眉间,一定含着淡淡的笑意、朦胧的温柔。
Hiccup轻轻摩挲着泛黄的牛皮纸,继续读下去:“年龄,未知。姓名,未知。神秘度,五星。至今无目击者,无信仰者,仅有闻之。”
“我认为应该相信他的存在,不是吗?” 他盯着图,回想之前的冰鹿,。 “或许我们应该回去看看,可能他栖居在那儿也说不定。”

评论
热度(7)

© -呼吸д尸格- | Powered by LOFTER